热博rb88体育app

热博rb88体育app | 网站地图

13805292206

中国地震资料当前位置:主页 > 抗震百科 > 全球地震资料 > 中国地震资料 >

峨山嶍峨古镇地震记载

发表时间:2021-08-13浏览次数:

  1913年12月21日夜半,云南嶍峨县(今峨山彝族自治县)发生7级地震,震中烈度九度,毗邻各县同时受灾,灾区面积约3千平方公里,毁坏房屋1.8万余间,死伤近三千余人。大震后余震频发,又突降大雪,灾民无衣、无食、无医,瘟疫伴随着饥谨,盗贼、水患相继,各种传言流行,灾区社会很不安定。

  1914年初,云南省实业司会同内务司、教育司呈请云南行政公署,选派省会甲种农业学校校长张鸿翼去震区调查。此呈很快获准,并下达了委任令第四号,令中说:“......嶍峨县地震成灾,波及省城昆明。访闻当剧震时,该县城地面涌泉深尺许,旋即消落。现犹一日数震,震辄数十分钟,亟应派员履查,藉资考究。查农业学校校长张鸿翼,于地质学一科素有心得,应即委派前往考查。......该县地震原因究属何种?......是否为直动?并有无别项情形,合行令仰该校长即束装前往该地,细心考察、具报。应需经费并即赴实业司照数领取。此令。”

  张鸿翼,字君翔,云南保山县人,生卒年不详。张鸿翼天资聪明,17岁时应县、府院试均获第一。1904年考入北京京师大学堂,毕业授内阁中书,后不久离京回滇。民国初,历任云南省教育总会会长、云南孔教会附设国学社讲习长、省会甲种农业学校校长、省督军公署秘书、云南农业中学校长、云南高等学校校长、教育研究会博物系主任。1922年4月赴美国芝加哥、纽约、华盛顿等地考察,后入加州大学公费留学。回国后,历任省公署顾问、代理交通厅长、教育厅长、省府参议、咨议、富滇银行会办、造币厂会办、省通志馆编纂等。

  1914年1月中,张鸿翼接到委任令第四号后,随即带了一名仆从、三名临工,由昆明西南郊乘船,纵穿滇池,经一日至昆阳(今晋宁);然后弃船陆行,经玉溪,历三日到嶍峨县。张鸿翼一行5人,冒着严寒以及频繁发生的余震(到达嶍峨当夜感震6次、次夜感震3次),历时四天,遍走震区城乡各地,查明了大地震序列和灾情的分布状况,搞清了灾情与当地地质、地形的关系,绘制了一幅受灾村镇分布图,然后沿来路返回昆明。

  1月25日,张鸿翼就向云南民政长李某呈报了《嶍峨地震调查报告》(呈文无题、题为本文编辑所起;呈文无标点,标点也为本文编辑所加)及《嶍峨地震区域图》。

  张鸿翼在嶍峨地震调查报告中首先肯定:这次地震“属于陷落地震之一种,非火山地震,亦非断层地震也。”他认为:“嶍峨古之岩疆,猊江、练江之所合抱,周围数百里皆第四纪之冲积层,砂碛平铺,浩瀚无际,两江之水,潆洄其间,固俨然一砂洲也。猊江走于县北,练江走于县南,合流而东,遂为曲江,流经建水、通海,为婆兮江而北去;是二江者为诱起地震之主因。......每岁夏日,江水怒发,砂层之内浸为泽国;冬季水退,上压力弱,砂粒与砂粒间遂各失其均衡,空虚之极,因而下陷,是以起陷落地震也。”

  接着,列举了7条论据予以证明:1. 此次地震仅限于冲积层之区域; 2. 此次强震仅濒于两江之经域,受害最剧之地,又多偏于练江流域,与练江关系更为密切;3.震后田间喷出白沙及水皆冲积层下部之物,沙粒直径平均约一分许,较诸江岸所积者为大; 4. 强震之后,沙岸多现陷落之迹,木杵臼一带有陆沉之势; 5.余震起时若风振林谷,所过沙堤若履空谷;6.历史地震多发生于秋冬两季;7.震动方向自西南及东北,与练江走势相吻合。

  对于陷落地震的结论,张鸿翼也觉得:还需“今后益当搜索证据,以期补订是说,不敢凿空武断。”今天看来,陷落地震的结论是不正确的;但7条论据却为现代地震学家深入研究嶍峨震灾的分布规律,提供了可靠的第一手资料,并据之确定了嶍峨地震的震中位置为:北纬24.2º、东经102.5º。

  报告明确肯定大震有前震和余震:“先是阳历12月19日夜十一时,县城中已有先震,但其震甚微,人皆视为故常,毫不介意。”“强震之后,不时尚有余震,(我)初至之夕已感震六次,次夜复感震三次。”“现数日来,震犹未息,居民不惶宁处。”现代地震学家据此判定:嶍峨地震序列为前震—主震—余震型。

  地震对策,科学实用

  张鸿翼在考察震情的同时,也留心观察灾民生计。报告中说:“居民不惶宁处,仅葺草棚为苟安计。甑、釜、缶、勺直达户外,街路为之顿塞。但一仰视,则满城披白,无非鳏寡孤独之辈;入夜哭号,声震数里;偶有小动,便徘徊竟夕,若将临大敌者然。重以城堞颓圮,门户洞开,饥犬馋狼,直入堂奥,偶触尸臭,吠声顿作,不得已舁诸灵官殿之西,偏覆以薄土而去。牛马之死者,则委诸江渚而不之恤。......乃者,政府赈济,邻封助恤,地方长官又筹以工代赈之法,然嗷嗷待哺者犹不可以数计。死者长已矣,生者将如何?谁非赤子,能勿恫然?且嶍峨之患,犹未艾也!其地瘠,其民惰,大震之后,益之以瘟疫、饥谨,重之以盗贼、水患;试问:此汉夷杂处、八属毗连之乡,将以何法而处此?今小之而坏省会之南藩,大之而阻临、元之要隘,则其害有逾于地震者多矣!”

  次生灾害要远远多于震害!这种认识实在是高明之见,难能可贵。临、元的临是清末的临元府,治所在今建水县;元是元江州,治所在今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;临元府与元江州都在嶍峨县南面。

  针对灾区当时自然的和社会的实际状况,张鸿翼提出了一套善后对策:“居今之计:惟有再筹巨款,暂安现在之灾民;安置重兵,预防未来之变乱;然后谋建设之法焉。......以言建筑,动需巨资,木则取诸丁癸、兴衣;石则取诸河西东路;垣壁所用砖土,则皆冲积层中之砂粒,取材虽不甚远,然比重最大,粘性最弱,稍有冲突,便即溃散,此次之震所以压毙人畜者,大率坐是;其余若木制之窗、壁,俱安存而无恙。是此后之建筑,当以木制为最良,而地盘宜坚,材质宜固,墙壁宜薄,窗格宜细,构造宜取轻便坚实,......至于砂砖,以少用为宜,是耐震家屋之大略也。然此不过弭患于一时,终非久远之计,故迁城实是最稳之一策。......查嶍峨古城,远在甸中,当时亦为镇彝之计,以乏水泽,始迁今邑。顾自前清,以至今日,水灾、震灾迭为起伏,民命、财产损失者,不知凡几,况后患之靡涯也。故欲为长治久安计,莫若迁城于地盘稳固、得水便易之区,藉以厚临、元之唇齿,固南部之藩篱。......”

  显而易见,张鸿翼提出的这一套善后对策,既富实用性,又富科学性,云南行政公署十分重视,相关部门专门开会研究逐条实施的办法。省政府先后两次追加嶍峨县的救灾经费,总共下发赈灾款1.2万元。嶍峨县知事赵式铭很快招募了30名团丁,会同巡警,加强治安维护,以稳定社会秩序。建筑抗震房屋,拟会同建设司商定具体办法后即开始实施。只有迁城,被公认为牵涉面过广,实施难度太大,而被搁置起来。

  嶍峨地震57年后,1970年1月5日01时通海县境内发生了7.7级地震(震中位置为北纬24.2º、东经102.7º、嶍峨地震震中位置为北纬24.2º、东经102.5º)。峨山县79%的房屋损坏,17%的人口死伤。按照张鸿翼“六宜”原则建造的耐震家屋(穿斗木架房),表现了较好的抗震性能:七度区内一般完好,八度区内基本完好,九度区内多数倾斜、少量倒塌,十度区内仍有一些房屋残存。事实证明,张鸿翼的善后对策,极具远见卓识,不仅对当时当地的防震减灾有引导作用,就是对现今、乃至今后很长时期全国各地的防震减灾,仍有借鉴价值。

  不过,张鸿翼毕竟还不是专业的地震学家,嶍峨地震实为构造地震,陷落地震说表明,他尚无沙土液化的常识,因此,才会把沙土液化对震害的加重现象误认为是陷落地震说的证据。在《嶍峨地震区域图》上,只是用红线标出了受灾村庄和“地震带”(实为发震断层),却没有标出震中位置,也没有标定各地的烈度,更没有勾绘出等震线。对于大震极其明显的4种临震宏观前兆,只注意到一种(小前震),而忽略了其它三种:嶍峨县城东边20公里的大黑山,曾有烟篆缕缕自石隙而出,若火山之喷气;嶍峨县城平地忽出横水二三尺、地声隆隆如雷鸣。

  张鸿翼的嶍峨地震调查报告尽管有不少不足之处,但它毕竟是我国地质学者应用现代地质学理论与方法,考察震害并提出科学对策的第一篇专题报告,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式的标志意义:民国初期,我国学者已经彻底抛弃了“地震天谴”的迷信说,开始把地震看作是一种纯自然的地质现象,是地质学的研究对象,中国现代地震学已经呱呱诞生了!

热门文章查看更多+
在线客服
业务咨询:

扫一扫,了解更多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